逆袭的贵州茶

明朝万历年间,明朝官员谢肇著书有言:“土庶所用,皆普茶也”,所谓普茶,即普洱茶也。

乾隆年间,福建安溪王氏发现奇茶,呈进皇宫,乾隆皇帝赐名“铁观音”,中国又一名茶横空出世。

对比之下,贵州茶的“出道”时间相对较晚,尽管有唐代《茶经》、《宋史•食货志》、明代《一统志》、清代《贵州通志》等古代文献,花费大量笔墨介绍贵州茶叶产业,但基于当时贵州落后的茶叶贸易环境和交通运输等条件,品质上乘的贵州茶,一直藏在深山无人识。

区域茶产业要想打响自己的名片,茶叶质量是底气、贸易环境是关键、媒体宣传是“引子”,缺一不可。

古代的贵州,就区位优势而言,固然非常适合种植茶叶,茶叶的质量、口感等堪称上等佳品,然而由于贸易环境氛围冷清,茶农劳动力欠缺,大批茶商纷纷把目标投向了陆路水路都便捷的其他地区。

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茶叶产业的不断发展,大量关于贵州茶的书籍和刊物开始涌现出来,诸如《茶周刊》、《茶的途程》、《贵州茶》、《贵州茶文化》、《黔山茶话》、《贵州茶百科全书》等,将贵州茶不断推向全国舞台,国人开始正视贵州茶,高山云雾的贵州,原来也是能产出好茶的宝地。

贵州茶在民间市场日渐受到青睐,政府随即抓住这个机会,加大力度对贵州茶竭力扶持和赋能,贵州茶,第一次迎来它的春天。

黔茶出山,是贵州茶命运的巨大转折。

在此之前,贵州茶在国内外的影响力是很微小的,格局打不开的原因,高端产品少,产业规模小,即便湄潭翠芽、都匀毛尖在国内已经能享有一定知名度,但总体来看,贵州茶声量不大,影响甚微。

直至今天,那些力推黔茶出山的人,将贵州茶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,贵州茶,成功逆袭。

贵州茶的成功逆袭,离不开这些呕心沥血、兢兢业业的“推手”8。

 

政府赋能,干净黔茶分享给全球共享

 

2022年6月15日,第14届贵州茶产业博览会在湄潭县举行,开幕式上,贵州茶产业招商引资进行了集中签约,共18个签约项目中签约总投资21.61亿元,其中投资类项目10个金额11.03亿元,销售订单类项目8个金额10.58亿元。

其实在本届茶博会召开的前一个月,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、副主任,省农村产业革命茶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组长慕德贵就率队到凤冈县、湄潭县调研茶产业发展情况。

慕德贵对黔茶出山的积极推动,源于他对贵州茶的信心和决心。

在去年的第四届中国茶业国际高峰论坛上,慕德贵就以“贵山贵水出好茶,多彩贵州迎贵客”为欢迎词,邀请全球好茶之友来贵州种茶、做茶、赏茶、品茶。

不仅如此,在2020年湄潭县出席贵州省茶产业发展大会上,慕德贵就强调把“贵州绿茶”和“三绿一红”培育成为全国知名品牌,把贵州建设成为茶产业强省。

作为一项富民产业,贵州省委、省政府将茶产业作为农业特色优势产业和巩固脱贫攻坚、乡村振兴主打产业;贵州绿茶更作为贵州省委、省政府明确重点打造的我省茶产业省级公共品牌,2017年已得到原农业部批准而对其实施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。

如今再看,贵州茶产业已形成一波绿色红利,在期盼已久的黔茶出山终成现实。

 

黔茶出山,源自贵州绿茶的先天优势

 

虽然成名较晚,但作为世界古茶树起源地和中国茶文化发祥地之一,贵州的茶文化可谓是源远流长,此外,地处云贵高原东部,贵州素来高海拔、低纬度、寡日照,长在黔中大地上的绿茶,在此种特殊地形、气候等条件影响下,最大的卖点就是绿色无污染。

上等绿茶生长的气候环境,一般基于几个因素:高海拔、低纬度、寡日照、多云雾、无污染,贵州绿茶,刚好生长在这种风口,以前缺少的是机会,如今机会来临,只需奋力一搏就能一跃而起,在全国快速实现茶产业后发赶超的发展目标。

打个比喻,一直低调的贵州茶,其实好比茶中“高富帅”,不但坐拥殷实的“家底”,还在低调中“闷声发财”,可以说,这是一部很励志的剧情,故事不仅惊艳而且感人。

数据显示,2015年,贵州省茶叶种植面积为689万亩,投产423万亩;而到了2021年,贵州茶园总面积超过700万亩,稳居全国第一。

其中,湄潭县荣获中国茶业百强县第一,还有11个县进入百强县方阵。

茶产量方面,贵州去年茶叶产量43.6万吨,产值503.8亿元。今年前四月产量10.86万吨、产值308.13亿元,同比增11.1%、25.7%,实现“十四五”喜人的开门红。

贵州茶的先天优势,是基于贵州得天独厚的地形、气温等条件下自古就有的,贵州茶源远流长的文化,无论从古茶树的数量,还是从中国茶文化发祥地的研究,都有据可依。

 

黔茶出山,司法护茶首次在贵州得以实践

 

伴随着第14届贵州茶产业博览会的开幕,6月15日,湄潭县人民法院茶产业环境保护法庭正式揭牌,这种创新的模式,标志着全国首个茶产业环境保护法庭在贵州湄潭诞生。

在贵州湄潭诞生的全国首个茶产业环境保护法庭,它的诞生绝非偶然,公开资料显示,早在2007年,贵州便设立全国首家环保法庭,在全国率先开始了环境资源审判探索,只不过,研究探索了15年才正式揭牌。

茶产业若要得到平稳的长足发展,出了行业自律,更需要司法力量的保驾护航,诞生于湄潭县的茶产业环境保护法庭,自2017年以来办理涉茶案件就达到451件,2021年结案113件,2022上半年结案52件,总体来看,涉茶纠纷占比较大,呈上升态势。

“化一个纠纷,护一片茶园,兴一方产业”,这,正是司法护茶在贵州落地生根的崇高使命。

作为中国茶业百强县第一县,湄潭县插上司法护航的翅膀蓄力奋飞,为贵州营造茶产业健康发展的良好社会环境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。

 

黔茶出山,逆袭后的贵州茶未来不可限量

 

按照贵州“干净黔茶,全球共享”的战略定位和部署,黔茶出山的不仅只是出山出省,更要出海出国。

慕德贵在2021年“国际茶日”致辞中提到:“贵州茶立足省内、重点开拓省外、积极进军国外,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,远销香港、德国、美国、日本、摩洛哥等地区。我们将坚定不移把“干净黔茶、全球共享”作为发展方向和目标,让贵州茶更好滋养黔人、芬芳国人、飘香海外。”

回望贵州茶的“前世今生”,数百年的沉睡沉淀着古茶的芳香和历史的厚重感,数百年的默默无闻,就是缺少一个大放异彩的机会,而今,随着贵州茶不断被大众所熟知、随着贵州茶不断推出高端品牌,无论在国内的竞争力还是在国际舞台上的对位PK,贵州茶都展示出了它的实力和优势。

黔茶出山,世界共享,逆袭的贵州茶,开始续写属于它的传奇。(来源:新浪网 贵州榜哥 钱晓阳/文)

特别声明:本网图片和文章自动采集而来,信息贵在分享,如有侵权,敬请电邮bbc81@qq.com及时删除

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。
12:01
您好,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!
           

选择客服聊天工具: